高教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教研究 > 美国高校教师教学评价模式研究

美国高校教师教学评价模式研究

        

作者:      来源:      发布日期:2016-05-12     浏览次数:

  
  

      美国是世界上的高等教育强国,其高校非常重视对自身教育质量的监控,尤其在教学评价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积累了许多有益经验。美国大学严把教学质量关的做法,对于不断提升教师队伍的教学水平和大学生的素质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本文着重介绍美国大学教学评价的三种主要模式,对其功能、内容和方法进行分析,以期为我国大学教学评价工作提供参考和借鉴。

一、学生评教

     学生评教是美国大学最常用的一种评价模式,用于衡量教师的教学能力及其成效。美国评价研究者认为,这种评价的突出优势体现在两点:一是可以减少其他评价人员的工作量,降低评教的人力成本;二是学生能够提供丰富的第一手信息,方便教学管理者和教师本人全面了解学生的想法。学生评教除了发挥为管理决策提供依据的总结性功能以外,更重要的是能够发挥评价的形成性功能,引导和促进教师及时地改进教学。

     美国各大学对于学生评教的内容都有明确的规定,主要指向重要的教学行为以及对学生产生的影响。例如,南佐治亚大学的学生评教集中在教师教学表现的五个方面:讲授清晰,有效组织课堂;有活力,有热情;运用分析与综合的方法,即教师在教学中不仅要讲述自己赞同的观点,而且还要对各种不同的观点进行对比和讨论;促进学生相互交流,引导课堂讨论;积极带头进行师生互动,开展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对话[1]。再如,明尼苏达大学的学生评教涉及六个方面的问题:教师是否进行了充分地备课;教师是否针对所教内容提出明确要求;教师是否为了提高学生的学习效果而准备学习资料;教师是否尊重学生;学生是否通过学习该课程而对本学科有了更深的了解;学生是否通过学习该课程提高了学习兴趣。[2]

     美国大学的学生评教方法主要有四种。第一,表格评价。评价表中不仅包括封闭性问题,而且设有开放性问题,让学生充分表达对教学的意见和建议。第二,毕业生书信或问卷调查。美国许多大学都请离校不久的毕业生对母校的教学质量进行回顾与评价。大量研究表明,毕业生的评教结果与在校学生的评教结果之间具有很高的相关度。第三,小组访谈。群体访谈可以使学生尽情表达对教师教学的真实感受和满意程度,从而获得更广泛的评价信息。第四,学生自由反馈。学生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书面评价,对教师的教学行为及其效果做出非正式的评价。

     随着网络技术在学校管理中的快速渗透,越来越多的美国大学采取了学生在线评教的方式,并且受到学生的欢迎。网络评教的好处在于便于统一管理、信息收集便捷、学生评教的时间和地点不受限制。另外,在网络平台上,教师可以随时根据教学需要获得学生的反馈。为了提高学生在线评教的可靠性,很多大学提出了具体的要求。例如,波尔大学对网络评教的实施做出了十条规定:在课堂上为学生演示评价系统的操作程序;让学生了解评教的意义以及结果的价值;保证学生评教的匿名性和评价结果的保密性;在网络评教窗口打开之前,给学生提供关于评教的操作提示;确保学生了解如何访问评价网页;一旦在线评教窗口打开,要频繁地提醒那些没有完成评教任务的学生提交相关评价信息;教师应经常在课堂上或网络公告中提醒学生完成在线评教;教师应采用其他适当的方式促使学生完成在线评教;在全校范围内采取奖励办法来引导学生完成在线评教;在全校范围内适当使用惩罚措施来推动学生完成评教[3]。从美国大学学生评教方式的变化趋势看,纸笔评教正在逐步被网络评教所取代。

     美国一些评价研究者对于学生评教的信度进行了认真的考察。研究结果表明,其可靠性随着班级人数的多少而变化,班级人数越多,评价越可靠。英国伦敦玛丽皇后学院高级讲师霍布森(Hobson)和美国南密歇根大学教授塔尔伯特(Talbot)的研究数据显示,一个班级的规模只要在15 人以上,学生评教就有参考价值。关于学生评教的稳定性,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教授马什(Marsh)和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霍赛沃(Hocevar)的研究发现,学生在13 年后对某一教师的评价和当初的评价数据十分接近,说明学生评教的结果相当稳定。

二、同行评价

     美国大学坚持评价主体多元化的理念,不但让学生参与教学评价,而且高度重视同行对于教师教学的评价。自美国高校教育协会于1994 年在美国12 所大学中开展教学评价活动以来,同行评价受到了高等教育界的关注并被实际应用。同行评价在美国大学中被广泛使用的原因主要有三个。首先,同行评价能发挥双重功能:为学校行政部门提供人事决定依据的总结性功能(如职称晋升、教学评优等),为教师提供教学改进建议的形成性功能。其次,不仅教师能从同行评价者那里获得专业帮助,同行评价者也能在评价过程中学到有效的教学方法与技巧。在一定程度上,同行评价者可以通过观察别人的教学来发展自己对教学的批判性思维,进而引发对自身教学的自我评价。最后,由于学生的专业知识和学习经验有限,尚不能对课程目标的设计、教学内容的选择以及课堂的组织与管理等做出非常全面的评价,而同行评价可以在判断教师专业水平方面弥补学生评教存在的不足。

     在开展形成性评价时,一般由学校教师委员会、教学管理部门和院系学术委员会共同选出同行评价者。评价者与被评教师不一定来自同一个教学单位,只要其学识渊博、教学经验丰富,能够很好地使用教学策略并取得过突出的教学效果,就可以承担同行评价者的角色。在开展总结性评价时,通常由学校人事管理委员会或学院教师管理委员会来确定校内的同行评价者,有时也会聘请校外的资深课程与教学专家作为同行评价人员。在人选充足的情况下,开展总结性评价的专家不同于参与形成性评价的人员,他们更有资格对教师的教学水准做出严格的专业判定。[4]

     美国大学的同行评价主要针对教师的课堂教学、课程材料和教学贡献三个方面展开。评价者通过课堂观察对教师进行评价,具体包括三种观察模式,即鉴定模式(邀请资深教师进行观察)、发展模式(邀请课程开发人员进行观察)、同伴评价模式(教师相互观察)。其中,美国大学广泛使用的是第三种模式,重点是帮助教师及时调整教学方法。

     评价小组在开展观察之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通过会议、电子邮件、电话等方式与被评教师交流,了解其专业背景及教学方法,并请教师本人描述在课堂教学中所面临的问题。评价小组在了解情况后的两天之内进行课堂观察,而且必须在课前进入教室,坐在后排中间,以便全面观察课堂的情况。课堂观察结束后,评价人员结合学生的反馈和自己的观察记录,整理出完整的书面评价报告。最后,基于观察者的评价报告召开一次会议,被评教师本人也要参加。会议上,评价小组依据评价信息对教师的教学水平及效果做出全面反馈,以此来促进被评教师对于教学工作的检查与改进。[5]

三、教师自我评价

     美国评价学者认为:“教师自我评价是教学评价中最容易被忽视的部分,但从逻辑上来分析,在理想情况下自我评价应该先于所有其他的对于教师教学有效性的评价”[6]。自我评价是教师反思教学、自我诊断和自我提高的一个过程。通过自我评价,教师可以从优点和缺陷两个方面辩证地分析教学方法及其效果,促进自身的教学改革和专业发展。在他评的基础上,自我评价的结果也可以作为学校对教师进行教学水平评定的依据。

     美国大学常用的教师自我评价包括等级评价、文字评价和档案袋评价三种方式。等级评价是指教师在评价表中给自己的教学行为及效果打分。文字评价是指教师对一系列有关教学的开放性问题做出简短的书面回答。近年来,档案袋评价在美国大学非常流行,指描述教师教学状况和学生学习过程的材料集合。美国评价研究者塞宾(Cerbin)指出:“教学档案袋需要体现教与学的独特方面,它必须是结构化的,不是装满教学材料和记录无关小事的文件袋。最好的教学档案袋是教师使用的教学策略与手段的具体呈现,能展示教学的本来面目和复杂状态,是反映教学有效性的客观证据”。[7]

     华盛顿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密歇根大学、布朗大学、范德比尔特大学等很早就建立教学档案袋评价制度,并对其开展了深入的研究。迄今为止,其档案袋的组成框架已非常清晰,而且学校之间相差不大。教师在建立教学档案袋时,一般需要准备七部分内容:一是教学描述,包括教学理念、教学目标、教学策略等;二是相关信息,包括教学职责、所教课程列表、选课学生人数、有代表性的教学材料(课程讲义、教学录像带、学生阅读目录、作业、试卷、测验题等);三是对教学有效性的评价,包括学生评教总结、学生书信评价、学生书面评价、同行评价、系主任评价、自我反思等;四是学生的学业成就,包括学生成绩、笔记、论文、音像作品以及学生学习状况的书面总结等;五是改善教学的专业活动,包括教学研讨会和相关专业会议、新课程设计、跨学科教学项目合作等;六是教学成果与贡献,包括发表的教学研究论文、修订的教科书、对院系教学工作的贡献、对学校和社会的贡献等;七是教学荣誉,包括在学校和学院获得的有关教学的奖励以及科研方面的奖励等。[8]

     教学档案袋评价倡导形成性教师评价的理念,目的是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其优势在于融合了“质性”和“量化”两种评价方法的特点,既能反映教师教学的真实情况、风格与特色,又能反映教师的工作量和取得的专业成就。更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师通过记录自己的教学过程,收集、归纳和分析教学档案袋的内容,可以对自己的教学进行全面反思,总结取得的成绩和具有的优点,发现和审视存在的缺点与问题。在进行系统的自我评价之后,教师可以针对存在的不足和弊端加以弥补与改进,不断提高自身的教学水平。从美国大学教学评价的经验来看,自我评价在促进教师提升教学能力、积极开展教育教学改革、增强教学责任感等方面,发挥了非常显著的作用。

四、对我国大学的启示

     (一)加强教学评价体系的建设目前,我国多数大学仍然采用单一的教学评价方式,即在学期末仅由学生对教师的教学进行评价。由于评价信息的来源有限,教师教学的全貌不能被完全地展示出来,存在的问题也不能被及时地发现和解决。为了使教学评价真正发挥提升教学质量的功能,我国大学应借鉴美国的经验,尽快建立主体多元化的教学评价体系,通过多种方式从不同方面收集教学评价信息。另外,大学还应设立专门机构来管理和监督教学评价工作,其主要责任包括建立教学评价的制度,规定评价应使用的科学方法,从各学院收集和汇总教学评价信息,评价教师教学的有效性,向院系反馈教学评价结果,组织相关人员探讨和制定学校教学改革方案等。

     (二)提高学生评教的实效性

     虽然我国大学也开展了学生评教,但对于此项工作并未给予足够的重视,缺少必要的动员、培训和监管。一些学校的学生评教流于形式,尽管采用了学生在线评教的方式,但没对网上评教采取相应的管理措施,导致学生不能真正认识到评教的意义。大学应该认真研究调动学生评教积极性和保证评教可靠性的具体策略,把教学评价放在学校工作的突出位置。

     (三)发挥教学评价的促进功能

     美国著名教育评价专家斯塔弗尔比姆曾强调:“评价的最重要的意图不是为了证明而是为了改进”[9]。大学开展教学评价的关键不是检查和甄别教师的工作,而是促进教师专业成长,不断提高其教书育人的能力。美国大学对教学评价的形成性功能非常重视。而我国大学往往只重视总结性评价,忽视形成性评价。从目前状况看,教学评价主要作为管理教师队伍的一种手段,用来满足管理教师的需要,把评价结果装入人事档案,而对于教师个人,并没有产生实质性影响,没有真正起到激发教师教学热情和创造性潜能的作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指出:“提高质量是高等教育发展的核心任务,是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基本要求”[10]。为此,大学要积极发挥教学评价的诊断、引导和激励功能,及时向教师提供教学反馈信息,帮助教师持续地进行教学反思与教学改革,不断提高自身的教学素养,从而在整体上提升我国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

     参考文献:

     [1]University of Georgia Southern. FormativeTeaching Evaluations: Is Student Input Useful?[EB/OL]. http://www.teachpsych.org/ebooks/evals2012/index.php, 2012-12-01.

     [2]University of Minnesota. Evaluation of Teaching: Twin Cities, Crookston, Morris,Rochester [EB/OL]. http://policy.umn.edu/Policies/Education/Education/ TEACHINGEVALUATION.html,2009-04-01.

     [3]University of Ball State. Online Measures of Student Evaluation of Instruction[EB/OL].http://www. teachpsych.org/ebooks/evals2012/index.php,2012- 12-01.

     [4]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State. Evaluation of Teaching at NC State[EB/OL].http://ofd.ncsu.edu/ evaluation-of-teaching-at-nc-state/,2013-12-16.

     [5]University of Auburn . Peer Review of Teaching[EB/OL].http://www.teachpsych.org/ebooks/ evals2012/index.php,2012-12-01.

     [6]University of Warwick. Self Evaluation [EB/OL].http://www2.warwick.ac.uk/services/ldc/resource/ evaluation/tools/self),2012-07-10.

     [7]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Developing a Teaching Portfolio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EB/OL]. http://depts.washington.edu/cidrweb,2014-04-13.

     [8]University of Vanderbilt. Teaching Portfolios [EB/OL].http://cft.vanderbilt.edu/guides -sub -pages/ teaching-portfolios/,2014-04-07.

     [9]瞿葆奎, 陈玉琨等. 教育学文集·教育评价[M]. 北京: 人民教育出版社, 1989:164-165, 298.

     [10]教育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EB/OL].http://www.gov.cn/jrzg/ 2010-07/29/content_1667143.htm,2014-01-05.



版权所有: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学发展中心 网站管理员:发展中心 技术支持:艾特网络

联系电话:029-87080179 中心地址:数字化楼一层114室

[ 网站管理 ]   您好,您是第 位访客